必去阁 > 玄幻小说 > 夫人别嫁了,主帅他不孕不育的小说 > 第1178章 灵荭是史上最惨工具人,被剥皮抽血
    灵眼脚步嘎然一止,绿袍之下的手骤然握紧成拳,手背上,手臂上瞬间被凹凸不平灰白色的树皮所覆盖。

    他站在那里看,站在那里看,看灵荭用自己的精神力包裹住阿荧,阿荧在他的树枝包裹之下双目紧闭,面色红润。

    他和灵荭是同根溯源,除了灵识,德性,追求不同,其他的他们都是一样的,就连长相灵荭曾经也是和他长得一模一样的。

    只不过后来灵荭不愿意像他一样变成一棵树站成一个永恒,等待一个不可能,就和他决裂离开了,并把自己的面容改变了。

    改变成和他有五六七分相似,他认为血的颜色最好看,把绿色的衣袍变成了红色衣袍。

    现在……

    现在……

    现在他对阿荧好,那就好,那就好。

    阿荧才2000多岁,在他寻找不到主人,变成一棵树的这2000年来一直都是他照顾他,一直都是他抵抗灵荭,不让他来伤害他。

    所以啊。

    他不能这么自私,自己活了1万年,就让阿荧陪他去死。

    阿荧还没有看过世间繁华,还没有看过他生活过的地球,华夏,还没有经历过喜怒哀乐,为一人,为一物,辗转反侧。

    灵荭是他的分枝,从他的根上长出来的,和他是一样的,唯一不一样的是他年轻,精神力澎湃,阿荧与他在一起,做他的伴生灵至少还能活8000年。

    灵眼停下的脚步,慢慢后退,慢慢后退,后退出植物舱,站在植物舱的门口,红着眼眶,眼角湿润。

    姜丝窝在鸟窝里,望着光脑里的灵眼。

    她不是故意要监视灵眼,植物舱里的所有监控已经关闭,但是飞船走道上所有的监控都是开着的。

    灵眼从他的房间里出来,一路奔到植物舱,又从植物舱里后退出来,直勾勾地望着植物舱,浑身弥漫着无能为力,不忍的割舍,红了的眼角,眼中的水雾,这一切的一切都让她难过。

    哪怕是两颗海螺金珠卡在他手腕上,滋养着他的精神力和他的身体效果都不是很大,就连她的血,他喝下去是脸色红润了,可是他红润的脸颊根本就没有维持住10分钟。

    从他的房间到植物舱,他一路的奔走,红润的脸颊已经变成苍白,可就算这样,他还给人一种他很好很强大的错觉。

    天底下怎么会有这么傻的树,不为自己就为别人,但凡他自私一点,他的树生都是肆意精彩的。

    灵眼红着的眼眶始终没有掉出泪,他站在植物舱门口望了许久许久转身离开,像从来没来过一样。

    “啪一声!”

    植物舱里响起了一个巴掌声。

    睡着的众伴生灵们被响亮的巴掌声震醒,纷纷从自己的树上坐起身来,探头张望巴掌声是从哪里传来的。

    众伴生灵们还没找到巴掌声的来处,就听见阿荧气得发颤的声音响起:“灵荭,滚出灵眼的树坑!”

    灵荭脸颊被打偏到一旁,舔了舔嘴角,轻巧的提议:“阿荧,这么凶干什么,不就是睡了一下灵眼的树坑嘛,你要是觉得吃亏,你也可以睡我的树坑,多大一点事儿!”

    阿荧气得脸都红了,抄起一根枝条,对着灵荭就抽了过去:“谁稀罕你的烂树坑,滚!”

    灵荭头一偏,出手一把抓住阿荧抽过来的枝条,极其好脾气,带着油腻道:“阿荧,哪里这么大的火,我睡在灵眼树坑里,给你滋养精神力,滋养着你的身体,你自己感觉感觉,你的身体和精神力是不是好很多了。”

    “还有你的翅膀,现在是不是特别有光泽,特别有劲儿了?”

    阿荧听到他的话,瞳孔一紧,他躺在灵眼在树坑里抱着他,是给他输入精神力,给他滋养身体。

    他有自己的树,不稀罕他这棵乱七八糟的树给他输入精神力,滋养着他的身体。

    “我不需要,还给你!”阿荧像被冒犯了一样,倾泻精神力,欲还给灵荭,他的脸色,他的身体,随着精神力的倾泻变得苍白,变得摇摇欲坠。

    灵荭脸色骤然一变,精神一凝,要去笼罩他。

    阿荧舍弃手中枝条,迅速跳出坑。

    就在这时其他伴生灵对灵荭出手:“灵荭,我们还没有死,你不要欺人太甚。”

    “就是,灵荭,阿荧是灵眼的伴生灵,不是你的伴生灵,不需要你的精神力滋养,更不需要你化成灵眼的样子,躺在灵眼的树坑里去抱他!”

    “灵荭,你自己没有本事衍生出伴生灵,抢旁人的,你算什么顶天立地的树!”

    1000多个伴生灵无差别的攻击灵荭,再加上其他有灵识的树,就算是不能幻化成人,但它们的枝条是可以自由幻化的。

    灵荭面对这么多的攻击,被打的无力招架,变成了一棵树落进了自己的树坑里。

    1000多个伴生灵不打算这样放过他,就算他变成了一棵树,还对着他的树干每人抽了他一顿。

    阿荧在1000多个伴生灵抽完他之后,从空间钮中拿出刀来,对着他的树干上身就劈过去,打算再把他截个肢,让他只剩下一个树桩子,看他还如何幻化成人。

    灵荭在他的刀快劈到他的身上的时候重新幻化成人,躲开他的刀,抓住他的手腕,把他往自己怀里一拉,禁锢了他,贴着他的耳朵阴森森道:“阿荧,你对我可真狠,明明我和灵眼同根溯源长得一样,你却这样对我,不过没关系,谁让我想让你做我的伴生灵,所以,你对我再狠,我也忍了。”

    阿荧握着刀的手一松,刀要往下落,另外一只没有被禁锢的手抓住了刀,一个反刺从他的身侧刺进了灵荭肚子。

    灵荭抓住他手腕的手一顿,身体变得迟缓起来。

    阿荧趁机挣脱他,抽掉刺进他肚子里的刀,对着他的脖子,没有任何犹豫,停顿,就砍了下去。

    眼瞅着刀就要到灵荭的脖子,千钧一发之际,灵荭再一次幻化成一棵树,刀直接削在了树顶端。

    阿荧手中一用力,削掉的一大截树下来。

    灵荭树端被削,红色的树干躯体流出鲜红的血。

    阿荧把手中的刀插在了灵荭树根上,冷冷道:“灵荭,下回你再挨我近,再敢躺进灵眼在树坑里,我就把你劈了给主人烤肉吃。”

    灵荭:“!!!!”

    都想拿他烤肉吃,也不怕吃了硌牙齿。

    阿荧弯腰把他削下来的一节树干拎了起来,对着围绕过来的众伴生灵道:“各位,劳烦各位给灵荭放放血,修修树皮,让他尝尝什么叫生不如死!”

    众伴生灵们一听,同仇敌忾,掏刀子的掏刀子,掏剪刀的掏剪刀,掏剑的掏剑,每个人手上都有武器。

    阿荧提着灵荭身上的一节让出了位。

    众多伴生灵们把灵荭围起来,给他划刀的划刀,剥皮的剥皮,扎身的扎身。

    灵荭好好的一大截着红色的树干,顷刻之间,让人无法直视,血淋淋的就跟从血水里捞出来一样,鲜血直往外冒。

    更有伴生灵拿了个锯子,扑通着大翅膀,来到了树的顶端,对着树开始往下锯,锯……

    一点一点的锯,不要他的命,却让他疼,却让他流血,却让他精神力和体能受损无法一时之间幻化成人。

    姜丝从鸟窝里坐起身来。

    阿伽雷斯面前的全息投影瞬间全部消散,看向她:“姜姜……”

    姜丝嗯了一声,把手中橄榄绿的鸟蛋塞在小鹏鸟肚子上,从鸟窝里站起身来。瞧着把鸟窝和她圈在自己身下的灵溪,张口道:“灵溪,去植物舱,盘着灵荭!”

    灵溪用蛇性子舔了一下姜丝的手,巨大的身体变成了蟒蛇大小身体游动向植物舱而去。

    灵溪离开,阿伽雷斯张口问道:“发生什么事了?”

    姜丝手托着肚子,昂头望着阿伽雷斯。

    她本来想说,阿伽雷斯凭你现在的体能和精神力你最多最多活500岁,五百岁的你垂垂老矣,不复现在英俊好看。

    而她,与他不能比,也无法比,到时他会怎样,会像灵眼那样故作大方,给她找一个年轻的,配得上她,对她好的人吗?

    阿伽雷斯垂眸望着自己的小妻子,将她的神色尽收眼底,心头却慌乱,犹如一把大手,搅乱了他的心房。

    他低着声音,极其缓慢,小心地问道:“姜姜,发生什么事情了,告诉我好不好?”

    姜丝所有的话都隐秘于口中,出口的声音冷邦邦:“没发生什么事情,就是肚子饿了,想找点东西吃。”

    “我这里有……”

    “我去找东西吃了!”姜丝故意不听他说话,故意盖过他的声音,故意说完,抬脚就走,不理他,不要吃他的东西。

    阿伽雷斯转身望去,却发现他的小妻子不见了,利用隐身异能消失不见了。

    阿荧提着一节灵荭红色的树干,打开了灵眼人形住的房间走了进去,看见摆在偌大窗子前的床上躺着幻化成本体的灵眼。

    阿荧望了他片刻,提着灵荭一节红色树干去了洗手间,来到了马桶边,用手把这一截的树干,一节一节的掰开,掰成细小的断子,放进马桶里,按一下冲水键,直接冲了下去。

    一大节树干全部冲完,阿荧洗了澡,仿佛要把身上灵荭沾染的气息气味,沾染的一切一切洗干净。

    10分钟,20分钟,半个小时,一个小时之后,阿荧穿着一身灵眼给他买的衬衣,衬裤,走了出来。

    浑身干干的,略带着水气味,他悄然无声走到床边,缓缓的坐下,一点一点的躺在了灵眼树干旁,头抵着树干,手搂着树干,像一个受伤的兽,找到了他的窝,找到了他的洞穴,躲在洞穴里,发出委屈地啊呜!

    灵溪去了植物舱,盘旋在灵荭红色的树干上。

    其他众多伴生灵见状惊讶:“灵溪,是不是灵眼让你来的,你好好的盘着他,千万不要让他再有变成人的机会。”

    “灵溪,这一棵是一棵坏树,成天不干好事儿,刚刚还惹了阿荧生气,你盘紧一点,吸他的精神力,别让他长大,别让他幻化成人!”

    灵溪对着众伴生灵吐蛇信子,仿佛在告诉他们,有他在,盘在树上,这一棵树就别想幻化成人。

    众伴生灵们看懂他的意思了,纷纷离开,各自回到各自的树下,被自己的树用枝条绿叶笼罩,躺在自己的树上进入梦乡。

    姜丝出现在植物舱里,到了灵荭身边才现身,对着盘旋在灵荭身体上的灵溪摆了摆手。

    灵溪从灵荭的身体上落下,盘旋在姜丝脚边。

    姜丝用手拍了拍灵荭:“变成人!”

    她的话音落下了,面前出现了一个赤身裸体,浑身是伤,鼻青脸肿,看不到本来面目的灵荭。

    灵荭见到姜丝吹鼻子瞪眼,凶巴巴道:“干什么啊?”

    姜丝眼睛一斜用烟柳缠住灵荭,顺着他的手腕钻了进去。

    灵荭条件反射欲甩。

    姜丝强大的精神力压住他,让他动弹不了半分:“小宝贝儿,老祖宗有一句话说的好,毒蛇出没之地7步之内必有解药。”

    “所以我在想,灵眼2000年前好端端的根系却长出你,绝非凑巧,你说有没有一种可能你就是他内在腐朽,滋养他的解药?”

    灵荭出口成脏:“你这个僵尸是不是有病,我是我,他是他,我们是同根溯源,但我们完全是不同的两棵树。”

    “他要死跟我有什么关系,凭什么拿我的命去给他解药,而且,我要是他的解药,他早就把我弄死了,还等到你,显得你多能耐!”

    姜丝被他怼了,被他骂了,不气也不恼,从空间里掏出一个10l的大瓶子,把烟柳的那一头塞进瓶里,张口声音中尽是冷淡无情:“你是不是他的解药,能不能来挽救他的生命,我试过才知道。”

    “所以,今天咱们血就放少一点,10l就行,回头有效果,咱们再接着放,反正距离到第四文明,还有10来天的时间,咱们不着急,慢慢来!”