必去阁 > 玄幻小说 > 夫人别嫁了,主帅他不孕不育的小说 > 第1176章 灵荭是一个死不要脸的
    “不要!”阿荧被灵荭踩住脖子,伸出手:“把海螺金珠还给我,把它还给我。”

    灵荭瞧阿荧那么在意海螺金珠,勾唇邪邪地笑开:“把它还给你,好啊,阿荧,你求我,你求我,我就把它还给你!”

    阿荧红着眼儿:“我求你,灵荭,我求你,求你把它还给我,求求你了,求求你了。”

    海螺金珠是人鱼族至宝,可解百毒,可滋养精神力,他查了,人鱼族不是每一个人鱼都有海螺金珠。

    像主人给他的这两颗海螺金珠在人鱼族就是奇珍异宝,有钱都买不到的东西,主人给他两颗,是为了救灵眼,不让他死的。

    灵荭让他求他,他求,他求,只要不毁掉海螺金珠,他就求。

    灵荭愣了一下,没想到他会求的如此干脆利落,不带任何一丝犹豫,张口就是求。

    这种求让他不高兴到极点,让他觉得灵眼根本就不配,他的世界里,他的骨子里,他的血液,只有一件事情,就是等待等待等待,等待着一个未知不可能出现的一个人。

    3000年,3000多年,他是把那个人的等到了,他叫那个人主人,宁愿死,也要离开他驻足的星球回银河系华夏。

    回个银河系华夏干什么,那个只存在于传说中,是探险者的天堂,他们是树,是要吸收天地精华成人的树。

    回古地球银河系华夏谁知道那边会怎样,会不会还不如白果星,不如整个阿贝尔星系?

    “求你,把它给我!”阿荧见他不动,伸出的手努力的想往上够,脖子被踩,他无力反抗,无力挣扎,手伸再长根本就够不着。

    灵荭踩在他脖子上的脚一松,后退一步,高举着海螺金珠威胁阿荧:“阿荧,求人不是这样求的,你得重新求,跪在我的脚边,摸着我的脚,求!”

    阿荧漂亮的翅膀都没了颜色,没了精神,耷拉在他的后背上,他从地上爬起,按照灵荭口中所说,跪在了地上,手摸着他的脚,头抵在地上,张口欲求。

    不料,灵荭哐当一声摔在了他面前。

    阿荧一怔,条件反射扑向灵荭,把海螺金珠从他的手上夺下,卡在自己的手腕上,迅速的后退。

    退的无路可退,阿荧扭转身体,就看见主人对自己伸出手道:“在地上爬着后退像什么样子,起来!”

    阿荧委屈刹那间涌上心头,蔓延的眼睛,他使劲的眨了眨眼睛,没让自己眼泪落下来,张口哽咽道:“主人,您怎么来了?”

    姜丝腰一弯,把阿荧从地上带起:“我掐指一算小阿荧遇见危险了,我就过来了,果不其然,你碰见危险了。”

    她去了洗手间,进了空间,吸收了空间里所有植物的生命,吞噬了它们的精神力,离开自己的房间,准备到植物舱找一粒白果树的种子,亲自培育一颗强壮健康没有灵识的白果树供灵眼嫁接用。

    坐着大鹏鸟快,没想到植物舱还没到,就碰见灵荭这个小分枝在这里欺负人,哼,他可真是黄瓜刷绿漆,也不瞅瞅这是谁的地盘,轮得到他撒野。

    “我没事了,没事儿了。”阿荧忙不迭的说道:“主人不用担心。”

    姜丝点头:“我不担心,你先去植物舱吧,我随后就来。”

    阿荧重新扇动翅膀:“好,谢谢主人!”

    姜丝目送着阿荧煽动的翅膀远去,张口叫道:“阿伽雷斯,灵荭要爬起来了,我不想看到他爬起来。”

    特罗亚帝国的全民偶像,阿贝尔星系战神,姜丝的工具人阿伽雷斯元帅出手如电,攻击性精神力强悍,打的灵荭直不起来身子,软趴趴的像个蚯蚓。

    姜蛋蛋:“!!!!”

    这是什么暴力美学?

    这是什么金牌打手?

    嘤嘤嘤,它也想要。

    它也想当个废物蛋,只要张口,就有人替它卖命的废物蛋!

    灵荭打阿荧就跟玩儿似的,一招能压住他,让他翻不了身,挣扎不了,无法反抗。

    同样的阿伽雷斯打他就跟玩似的,强有力的精神力,直接压制他无法施展自己的异能,无法反击。

    阿伽雷斯一手扯着他的衣领,一手握紧成拳砸在他的嘴角,就一下,直接把他的嘴打歪了。

    灵荭:“!!!!”

    阿伽雷斯再返出手,砸在他的脸上,砸在他的脸上,砸在他的肚子上,总而言之,言而总之,每一次拳头落在他身上,都不会跑空。

    几分钟过去。

    灵荭被打的鼻青脸肿,奄奄一息,被阿伽雷斯提溜道姜丝面前。

    姜丝抬起脚,一脚踩在灵荭脑袋上,使劲的碾压着他的脑袋:“小宝贝儿,你是不是忘记了,这里是谁的地盘?”

    “小宝贝儿,你是不是忘记了灵眼对我的重要性,让你幻化成人之后,对他的伴生灵下手?”

    灵荭倔强的像一头牛,就算脑袋被踩,被碾压,他也不服输:“主人,你是灵眼的主人,也是我的主人,你怎么能这么厚此薄彼,只看见他的好,看不见我的好。”

    “找了你1000年,等了你2000年。我也跟着他等了你2000年,你看看我,你看看我,到底哪里不如……”

    咔一声。

    姜丝脚下用力,把灵荭头踩在地上,踩凹了飞船板,让他的声音戛然而止,一个字也说不出来了。

    姜丝踩完他的脑袋,用脚一踹他。

    灵荭被踹飞,像个皮球一样,含在舰船的壁上,砰砰砰作响。

    姜丝向前走,他就一路砰砰砰不带停歇。

    直到到植物舱,灵荭才停下来,和灵眼有五六分相似的脸,一点都不相似了,他现在浑身是血,脸肿脖子粗,眼红的跟斗鸡眼似的。

    姜丝看了一眼阿伽雷斯。

    阿伽雷斯一脚把灵荭揣进植物舱,落在了他在植物舱扎根之地。

    他落在了植物舱扎根之地,从人形变成了火红色的树干,在植物舱里,光秃秃的站立着。

    阿荧正贴着灵眼,把海螺金珠贴在他身上,来压制他身体里面的腐朽,精神力的流失。

    姜丝迈进植物舱里,走到灵荭面前,掏出唐刀猎杀,反手一刺,刺进了灵荭身体里。

    灵荭光秃秃的树干,剧烈的摇晃起来。

    姜丝手微微一转动唐刀猎杀:“你在动,你再瞪,我就劈了你!”

    唐刀猎杀在树干里转动,疼痛犹如树剥皮,被火烧。

    灵荭不敢动了,他不是灵眼,清楚的知道姜丝不会对他心慈手软,刀插在他的身体里,在他的身体转动,就是最好的证明。

    姜蛋蛋:“!!!!”

    这是一颗怂包。

    没事儿挑事,挑起火来又灭不掉。

    失败,还不如它这颗蛋。

    唐刀在灵荭本体树干上插出一个洞,姜丝随便抠了一个白果枝,插在了洞里。

    白果树不能嫁接任何果树,不像苹果可以嫁接梨树,梨树可以嫁接桃树,白果树只能嫁接白果树,嫁接不了其他的。

    姜丝嫁接好,抽出刀,掐了一节烟柳,扎进灵荭树干躯体上,干完这一切,她摸了摸灵眼,从他的身体上折了一段白果枝。

    她带着这一段白果树枝,离开了植物舱,跳上了大鹏鸟,大鹏鸟驮着她往她所住房间飞奔而去。

    阿伽雷斯侧目看了一眼植物舱里所有的白果树,紧随姜丝而去。

    植物舱里的其他伴生灵叽叽喳喳讨论:“灵荭最讨厌最讨厌了,只剩下一半躯体,能幻化成人,好好的当一棵树不好吗?非得没事出去找事儿干。”

    “就是就是,我们的树到到现在不能幻化,羡慕死他那棵树了,他竟然自己不知道珍惜,真是欠打型。”

    “主人已经替我们打了,你看他的树干上被主人砍出一个窟窿,塞了一根小树苗进去,这叫活该!”

    灵荭:“!!!?”

    妈的,什么乱七八糟的东西都往他身上插,插的他浑身不舒服,想要挣脱他们,弄掉它们,发现它们被精神力固定在自己的身上。

    如果要把它们弄离自己的身体,务必是血淋淋带出一大坨肉的,他好不容易才幻化成功,才不干这种傻b的事儿。

    阿荧靠着灵眼睡着了,灵眼幻化成人,伸手搂住阿荧让他靠在自己的颈窝上,好的更舒服些。

    灵荭也幻化成人,鼻青脸肿已经消下去,顶着和灵眼五六分像的脸,蹲在灵眼面前,像极了一个讨债鬼,张口就道:“灵眼,你没几天活头了,把你所有的东西都给我,我替你活着!”

    灵眼从阿荧手中拿过海螺金珠扣在自己手上,揽着阿荧的手落在了他的脖子上,轻轻的摩擦了一下,眼皮一撩:“灵荭,阿荧是你伤的?”

    灵荭呲牙咧嘴一笑,邪气邪气:“怎么能说是我伤的呢,我们只是切磋,我一不小心下狠了手,踩了一下他的脖子。”

    “一不小心踩到他的脖子?”灵眼眼睛一眯,声音冷却,像过了寒霜似的,“你踩了他的脖子?”

    灵荭不怕死,胡说八道,信口开河,挑拨离间,“是啊,我幻化成人,看见整个植物舱里别的树的伴生灵都在,就你的伴生灵不在,我就去找他,没想到他要找我切磋。”

    “你知道我是没什么好脾气的,别人找我切磋,向我挑战,我自然而然的迎战,回击了。”

    灵眼冲着灵荭点了点头,紧接着用无数根绿色的枝条把阿荧包裹起来,放进自己的树坑里。

    灵荭不明所以:“灵眼,阿荧是不是要死了?”

    灵眼反手一把薅住灵荭脖子,把他拖离植物舱,来到自己人形住的房间里,甩上门,把灵荭脖子一下子按在了桌角:“阿荧不会死,我死都不会让他死,你踩他的脖子,我就要断你的脖子!”