必去阁 > 都市小说 > 太子总想娇宠我 > 第七百九十四章 父皇是站在咱们这边的
    张淑妃说的没错,此时的月愉宫正人人自危着。

    得了消息的潘德妃匆匆而来,一进门,就瞧见愉贵妃正气的脸色发青。

    潘德妃瞧着愉贵妃的气色,提心吊胆地站在一旁,大气都不敢多出。

    反倒是正在月愉宫养病的云月,从里面走出来询问着,“母妃最近又跟皇后娘娘闹了意见?”

    愉贵妃拧着眉,“现在正是咱们的好时候,我哪里有空找皇后的麻烦。”

    云月就奇怪了,“难道母妃没觉得,皇后娘娘这次出手有些太突然了吗?”

    愉贵妃,“……”

    仔细想想,好像真的是那么回事儿。

    愉贵妃跟皇后打了这么多年的交道,皇后可是从来都没有找过谁的茬。

    再说了,韩贤妃背后骂皇后也不是一日两日了,皇后若是有心惩罚又怎么会等到现在?

    “难道皇后是知道了什么?”愉贵妃疑惑着。

    云月没有回答,只是看向了一旁的潘德妃。

    潘德妃见此,连忙起身告退。

    一直等潘德妃出了院子,云月才走到愉贵妃身边道,“母妃放心,此事咱们做的这般隐秘,又有父皇给咱们撑腰,绝不会泄露风声的。”

    愉贵妃点了点头,倒是赞同云月的话。

    只要有皇上撑着,就算皇后知道了又如何?

    再者,要是皇后真知道了什么,太子也不会到现在还被困在两城被耍的团团转了。

    “三皇子妃那边怎么样了?”愉贵妃压低声音询问着。

    “范雪凝虽在医术上比不过范清遥,但头脑还是有的,三皇子妃那边有她看着,母后放心就是。”

    “难为她还有点用处。”

    愉贵妃将一切都想通了,反倒是心平气和了,任由宫里面的谣言满天飞,她也不在乎了,反正再过不久,无论是皇后还是太子,都得给她靠边站。

    皇宫流言迟迟不散,皇后娘娘一直在御前休养着。

    韩贤妃这么一跪就是三天。

    其间,韩贤妃冷的都是不知道晕过去了几次。

    可等醒来后,她还得咬牙继续跪着。

    不然跪到一半就跑了,前面的罪不是都白遭了?

    而就在韩贤妃都是觉得今年饺子怕是吃不上了的时候,皇后娘娘的身体总算是恢复如初,并且派人放出了消息,所谓的毒已经找太医查证过,不过就是食物之间的相克罢了。

    韩贤妃,“……”

    还能说什么?

    一瘸一拐的赶紧走吧。

    不然一会皇后再中毒,她还不知道要跪几天……

    皇后娘娘中毒风波过去,韩贤妃是没事儿了,也彻底病倒了。

    鼻子堵塞,头昏脑涨的韩贤妃躺在床榻上,始终都在琢磨着,皇后娘娘怎么忽然就是朝着她开炮了。

    想着想着,韩贤妃就是想到了刘淑妃。

    这段时间,刘淑妃往皇后娘娘面前跑的最是勤快,虽然跟她说是去打探皇后娘娘的口风,可谁能保证刘淑妃真的就不会反水?

    韩贤妃越想越不对劲儿,趁着愉贵妃来看望她的时候,便是将心里的想法给说了。

    其实,就算韩贤妃不说,出了这样的事情后,刘淑妃这个人愉贵妃是不可能再用了,不过既然韩贤妃开了口,愉贵妃自然要顺水推舟,把所有的责任都推在韩贤妃的身上。

    从韩贤妃这里出来后,愉贵妃就是找到了刘淑妃,“该说的我也都说了,韩贤妃那个脾气你是清楚的,如今她跟皇后那边彻底闹翻了,若是再没了本宫,韩贤妃以后要如何在宫里面生存,不像你脾气秉性好,为人又和善,就算离了本宫,你也有好日子过。”

    刘淑妃跪在地上,什么话也说不出来。

    一直等愉贵妃迈步出了门槛,刘淑妃才如同抽了力气般,瘫软在了地上。

    嬷嬷连忙走过来搀扶住刘淑妃,“娘娘赶紧起来吧。”

    刘淑妃痴笑地看着嬷嬷,“嬷嬷以为我是被愉贵妃吓成这样的?”

    嬷嬷一愣。

    不然呢?

    刘淑妃笑着摇了摇头,什么都没再说。

    她也不想脚踩两条船,她可是害怕啊,本来想着是双重保险,哪里想到皇后娘娘一出手,便是直接抹杀了她的一条出路。

    “皇后娘娘这是逼着我,不得不走过去啊。”刘淑妃脸上的笑容愈发苦涩。

    嬷嬷叹了口气,“如今愉贵妃那边的出路已经彻底断了,要不然娘娘就顺从一些吧,跟在皇后娘娘那边,总好过身边没有大树依傍。”

    刘淑妃依偎在嬷嬷的身边,闭着眼睛摇了摇头没有说话。

    她当然知道,现在的她就只剩下皇后娘娘那一条路可走了。

    若这次她真的低头了,以后岂不是要永远被皇后娘娘牵着鼻子走?

    刘淑妃真的就不恨吗?

    怎么可能!

    皇宫里的事情虽已经得以平息,但还是有丝丝消息渗透了出来。

    范清遥听见的虽然只是皇后娘娘中毒闹出了一个乌龙,但是她清楚,在皇宫那种地方哪里来的什么乌龙,只怕是皇后娘娘已经出手了才是。

    与此同时,五皇子仍旧在兵马司修养,皇上也已经派去了太医前往诊治,只是一晃都是三天了,五皇子那边仍旧还在昏迷当中。

    范清遥派人在暗中时刻观察着五皇子那边的动静,虽并没有什么喜讯传来,但她并不惊慌。

    一来是皇后娘娘既然出手了,她便等着就是了。

    二来五皇子确实中毒不假,但那毒蛰伏的很深,虽一时半会就连她都无法彻底根治,但起码不会直接要了五皇子的性命,范清遥宁愿趁着这段时间在府里调配解药,也不会去拆皇后娘娘的台。

    所以,还要等。

    纪鸿辽这边同样关注着五皇子那边的动静,接连几日见往返的太医都没诊治出个所以然出来,就有些坐不住了。

    范清遥听闻见消息后,连忙让凝添却给师父送了话,让师父暂且稍安勿躁,这件事情她有分寸。

    五皇子体内的毒之高深,任凭太医院的那些太医如何诊治,都是难以察觉的,但师父就不一样了,以师父的医术,只要一上手必定会发现五皇子是中毒了。

    五皇子中毒蹊跷,范清遥并不想把师父她老人家给拽进这摊浑水里。

    纪鸿辽收到消息的时候,虽是跟凝添好一桶的抱怨,但好歹是打消了前往兵马司的念头,自家的徒弟若是还信不过,他还能相信谁呢?